窝缩着乐自己的就够了

战架先存

从躺下直至过去了8个小时正常人所需的正常睡眠时间后漩涡鸣人依旧睁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窗外逐渐天光大亮,又是毫无睡眠的一夜,于是他终于放弃了并且感到无比沮丧。
他坐起来,太阳穴附近爆出一阵尖锐的痛感,漩涡鸣人摇摇晃晃的去洗澡,8个小时以前他洗过,8个小时以后无所事事不知意义的漩涡鸣人还是决定再洗一次,反正这些都毫无所谓。
进浴室之前他甚至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是要放冷水还是热水,实在有够无聊。
浴室里的镜子总是显得无比巨大,落地砸在打滑的瓷砖上让漩涡鸣人觉得非常碍事,看见镜子里毫无保留的自己就更加让他感觉不快,毫无隐私与保留感是一件很让人焦躁不悦的破事,漩涡鸣人还看见自己深深幽幽的双眼以及眼下黑雾,这些都看起来糟糕至极。
漩涡鸣人还在镜子中看见自己的身体,说实话盯着自己看也是件很无聊的事,像是长时间看着某一个汉字就会发现那个字其实无比陌生,漩涡鸣人看久了就觉得镜子影印中的身体也是这一种性质,更关键的是,噢他还觉得饿了。
所以呢?这一条浪费着生命的熬夜的疯狗准备上街找点吃的,他想也许吃饱了他就会想睡了,夜上笙歌思淫欲,酒足饭饱想睡觉,这一点他是正常的很,漩涡鸣人觉得。
正是夏季越演越烈的时候,此时此刻是几点来着?漩涡鸣人出门时没看时间,手机对他来说毫无用处,日头熬人街上安静空旷让漩涡鸣人不太确定现在的时间。也许是早上五点,也许是晚上八点,这个城市说起来总是很喧闹,车辆笛鸣人声沸腾灯红酒绿花枝招展所有人都从不需要休息似的脚步匆匆,这么安静的模样倒像个不会醒的梦似的,有一瞬间这让漩涡鸣人错觉他似乎还走在满城戒严的街头上鼻息间吐吸的空气都带着硝烟火药的味道,不过肚子里的饥饿取代了他脑中的陆离,有一段时间漩涡鸣人总是拼命往人多的地方钻往最吵闹的空间里去,这么早出门的次数一只右手估计就数全了,安静初醒的城市本来也是陌生的,漩涡鸣人看见路边早点摊聚拢的人呼出口气来,所幸这是安静初醒的一日之晨,虽然他还是没有睡意看起来也不太好。
漩涡鸣人要了碗汤面,但没过多久他就离开了早点摊找地方打算抽支烟,那碗热气腾腾刚出锅是他最喜欢的叉烧面他一口也没吃下去,漩涡鸣人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连张开口的欲望也没有,他很久没吃过热食了,面上桌的时候看见面碗中袅袅腾生的蒸汽时他立刻就站了起来付钱走人一气呵成早前对叉烧的颇为想念也全都化成了不适感和疼痛感,疼痛感来自身体与大脑皮层从不停歇跳动着的乱筋如麻。他头痛。
漩涡鸣人抓抓头,烟蒂燃尽烫伤手指的这会儿他在街上毫无目的,


拯救出来的唯一一篇,电脑彻底修不好了,有时间网吧码,先找个地方放,重写再删。(哭晕

评论(3)
热度(5)

© 人生败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