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缩着乐自己的就够了

翔智小段子倒数(30题要完(。

*山组翔智

*温暖30题开始倒数惹,下一更完结(然而段子并不能算完结(自杀

*有没有谁有啥特别想看的梗啊阔以告诉我我试着写写看,因为我已经没有脑洞(我需要场外支援(手动再见(。

*下一更我也不造啥时候(死吧辣鸡

*世界再见(。

*ok?





23.YES,I DO


樱井翔和大野智散步途中路过一个教堂,非常凑巧,教堂正在举行一场婚礼。

新人们挽着手,站在神父面前,庄严而神圣。新郎凝视着新娘的双眼温柔又郑重,周围的亲友都带着祝福的微笑,漫天的温柔花雨带着新人的喜悦与羞涩洒下,感染得周遭都染上了这氛围的明亮色彩。

樱井翔和大野智不约而同停住脚步,看向那方。

此时神父开始念誓约词,新郎牵起了新娘的手。樱井翔和大野智相视一笑,同时握住对方的手。

他们不会有机会真正携手步入教堂接受来自外界的支持与祝福,仅此一刻,却也足够。

神父念道:「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永远爱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新人们做出了回答,樱井翔看向大野智,真是恰好,大野智也真诚的看着他。

他们微笑着,一起说:「是的,我愿意。」

新人周围的亲友们发出一阵欢呼,樱井翔和大野智在不远处紧握彼此的双手,仿佛此时此刻那些欢呼其实是为他们而起,而这也是他们的婚礼。

这场突然到来的他们的婚礼没有戒指,没有礼服,没有来自亲友的祝福,没有鲜花,没有神的庇佑,只有彼此,且非彼此不可。

那么,还有什么时刻又会比此时还要神圣呢?






24.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2月14日,情人节。

街头弥漫着巧克力般的甜蜜气息,对对情侣手挽手走过,每个人都在享受着约会时光。

在这种日子里,浓情蜜意的氛围似乎才是常态,而大概独身于其中的人才会成为一道不可忽视的突出光景,并且很遗憾的,大野智就是其中之一。

啊啊,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啊,好想回家。大野智垂着一双八字眉,表情简直可怜。

起因当然来自樱井翔先生的一句话:智君,我们一起过情人节吧!

这话在樱井翔出口的第一秒就让大野智想要吐槽的停不下来,他们可是同居了十年,换做正常的男女关系来说早就已经是老夫老妻的根本不会再在意这种节日,再说,两个已经三十老几的大叔手牵手黏黏糊糊还要互送巧克力什么的这种画面想象都想象不来吧?大野智这么想,当然也那样说了,只是内容稍微精简了一点:「翔君,你脑袋坏掉了吗?」

不过樱井翔这些年来被大野智在精神上压制简单来说就是S得也不少,抵抗力不是一般的硬,依旧保持着那迷一般的少男热情怂恿了大野智好一会儿,大野智拿他没办法,是说他好像也没有拿樱井翔有过办法的时候,便勉强答应了在情人节的那一天结束工作后到市中心见面。

可是不知为何如约在下班后到达市中心的大野智,却变成了一个人待在这里等待的状况,樱井翔迟迟未来,这让大野智更加拿他没办法了,那个笨蛋到底在搞什么啊——他不禁这样想到。

眼看面前已经连续走过了五对情侣的大野智最终渐渐失去了耐心,他掏出电话决定问问对方到底还来不来,如果还要等,他就要干脆的回家去,一个人吃咖喱,喝啤酒,再把那家伙锁在屋外,休想进门。大野智皱起眉,阴暗气息如果能实体化,大概他背后的黑化气体会很壮观。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不等对方说话,大野智已经先行问说你到底在搞什么还来不来,不是翔君说要过啥情人节的吗,说话积极语速之快非常难得,看来大野智确实是在焦躁。

电话那头的樱井翔听着大野智的质问却不紧不慢的笑起来,轻声而温柔的回应道:「智君,回一下头。」

虽然不晓得对方到底在搞什么,但大野智还是条件反射般握着手机回过了头看向身后。

隔着花坛,大野智看到等了很久的樱井翔站在对面,对方手里抱着一簇桔梗和毌忘我组成的花束,视线相对时,樱井翔好看的笑起来,路灯陆陆续续亮起,绽出的光将他笼罩,却没有任何光亮能遮盖过他灿烂夺目的笑容。他的眼睛看向大野智时是从未改变过的温柔。

大野智握着早已挂断的电话愣在原地,思绪好像停滞,只有砰然作响的心跳唯一清晰。

这个人真的…到底在搞些什么啊。

被拥入樱井翔怀中的大野智,已经什么也无法思考。






25.海湾吻痕


不懂啥意思,所以pass。(死蠢







26.翻越过去的相册


今日是每个月一次的大扫除日,深知樱井翔能将房间变成仓库这个特殊能力的大野智在二人开始同居的第一天就少有的定下了硬性规则,每个月的三十日,二人要一起整理屋子。

对整理房间并不太有很高兴致的樱井翔自然不得不做,要知道大野智虽然很随性,也不喜欢要求别人做些什么,但只要他说出口的事,就会很固执的坚持。

早早起床,大野智划分了二人的负责区域,樱井翔整理书房和卧室,其他则大野智处理。不过就这分配来说大野智已经足够温柔,他虽要求他,却也并不过分要求就是了。

樱井翔的工作常需接触文字资料,书房几乎是他在用,进了门,书房的杂乱程度稍微有点可观。樱井翔抓抓头发,决定从最低一层开始整理。

将下层的书都搬出来时,樱井翔从中发现一件有些时间的老物,樱井翔将灰掸去,一边翻看一边微笑起来——那是他与大野智十多岁时,才刚交往时的相册。

其实大野智并不太喜欢面对镜头,那时留下的照片大多是樱井翔刚对相机起了兴趣时偷偷拍下的,拍照技术并不好,但留下的笑容都很灿烂且温和。年纪长了之后,大野智说面对镜头反而比以前更加害羞,所以不太愿意拍照,他们之间的照片没留下多少,相册也被大野智塞到这里来。不过与大野智朝夕相处,樱井翔对照片也没什么好执念的,简单来说就是,人都在我怀里,照片是次要的。也是现实的一位先生。(。

樱井翔盘腿坐在书堆里,对久久没看过的相册来了兴趣,一页页翻看过去,那时的大野智还没迷恋上钓鱼,皮肤尚且白皙,长相秀气的少年转向镜头时眼神青涩,看起来竟好像是昨天还与他有过汇集。

其中一张他们的合照,大野智刚剪了头发,露出一部分光滑的额头,清爽的夏日着装,乖乖的站在他身边浅浅的笑,樱井翔那时还染着金色的头发,两个人都是非常年轻稚嫩的模样,看起来傻傻的。

樱井翔没忍住笑出声来,让他想想那时发生了什么,刚交往的他们约着一起出去玩,见面了却各自都羞涩的有些局促,交谈时都不敢看对方眼睛,连去哪也没有决定好。那个时候的大野智和现在一样没变过的安静,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好的樱井翔显得很笨拙,他们走了一路都没怎么说过话,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几个小时,直到大野智喊累才停下来。

过去的日子再回想时竟然清晰得仿如昨日,樱井翔还记得他们最后随便去了个小公园,有小孩子在公园里的游乐设施玩耍,他们跑去混入了孩子群中,还玩的非常开心。一开始的拘谨早就忘掉,疯的简直实际年龄可以跟小孩子持平。

那时没钱,没有更远的地方可以去,不懂得浪漫怎么写,甚至没有考虑过要亲吻,要做更亲密的事,仅仅是互相牵手就会感到莫大的激动和幸福。玩累了以后,在结束以前,樱井翔拉着大野智一起合照,只是两人一起同时出现在镜头里,心脏都像是不受控制。

樱井翔笑多年前的自己,如果那时的自己看到今天的自己面不改色还能对大野智偶尔耍个流氓,不知道他会不会心脏整个坏掉。

屋外的大野智听到樱井翔的笑声而来,进了书房看到对方捧着相册在看,想好的抱怨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跟着樱井翔笑起来。

问他为何笑,不会有别的答案了,因为他啊,一定也在想着和樱井翔一样的事。


tbc


温暖30题终于快完,然而我脑洞也渐行渐远(倒地不起


评论(6)
热度(18)

© 人生败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