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缩着乐自己的就够了

良药

*明唐
*瞎写
*生病的时候脑出来的,没什么内容,只是想这样写而已
*说真的,我就是想看炮炮痛苦,爱一个人,就是要弄疼他啊(。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不ok



唐沐愁嘴里低声抽着气,一脸烦躁的缩在角落里,手里端着杯温咖啡,端了起码得有半个小时,从滚烫等到温热,却一口都喝不下去。
他不仅胃痛,口腔溃疡也同时肆虐,扰得人满心焦躁。
陆修远注意着唐沐愁,心下暗暗有些担心,他看起来不舒服极了。
唐沐愁是陆修远店里的常客,每天中午一点过来喝杯咖啡就走,脸色总是很差,一副天天熬夜和伤病缠身似的疲惫样子,瘦得感觉轻轻一推骨头就会碎掉。但是他有着非常漂亮的手,指尖圆润,手指修长,掌心不宽。递钱过来的右手食指上有层薄茧,陆修远猜他应当写得一手好字。
唐沐愁每次到咖啡馆来都会找个角落靠一会儿,真的就是一会儿,大概十分钟左右,那会儿刚上的咖啡还带着热度,他好像不怕烫似的几口就喝光,然后站起来就走。
唐沐愁长着张清秀的脸,皮肤特别白,简直是苍白,气质感觉起来就像是坐在办公室里生活精致的OL白领,对咖啡会有要求,品味时还能尝出好坏,然而唐沐愁每次来都只点黑咖啡不加糖,喝的时候跟喝中药似的皱着眉一口吞下去,与他的长相气质大相庭径,甚至透着股粗糙感。陆修远看他喝咖啡的样子都隐隐心疼自己的咖啡豆。
这种反差让陆修远不由得开始注意唐沐愁,他发现唐沐愁常常都臭着张脸,神色很不好看,不是那种不易近人的生冷,而是看起来在忍耐着身体不适所以很是烦躁,因为旁人与他搭话时他还是会礼貌的笑一下,然而眉眼间全是难受。
今天也是如此,并且今天唐沐愁的脸色更加差了,嘴唇毫无血色,眼窝下泛着青,长久的保持着一个姿势,手臂压在腹部,似乎痛得很。坐那儿半个小时,一口咖啡也没喝,通常这个时候他已经站起来走了。
陆修远终于忍不住去与他搭话,不然他可能还会再暗搓搓的看着对方忍耐一段时间。
“你还好吧?”陆修远担忧的看着已经快蜷成一团的唐沐愁,唐沐愁的手在抖,他看他赶忙放下了杯子。
唐沐愁皱着眉,神色厌厌的点了点头,陆修远却觉得他应该不好,他连点头看起来都有点吃力。
这个点儿咖啡馆里人很少,c市夏季的中午能热得柏油路都融化,出去走一圈就能黑两圈,所以这会儿是没什么人会特地为了杯咖啡跑出来的,大多都叫外卖了。这也是唐沐愁比较引人注意的一点,热成这样还专程往店里跑,就为了喝杯黑咖啡?不加糖?
不过正因为现在咖啡馆人少,所以陆修远也就先让站在柜台擦杯子的适应生看一会儿,坐到唐沐愁身旁,低声询问他是不是胃痛。
唐沐愁闭了闭眼,微微点了点头。他现在腹部简直是烧着疼,胃部尖酸的扭紧了,痛感又尖锐又灼人。痛的他连话都不想说,而且口腔溃疡也跟着一起来,他一说话,嘴里的溃疡也跟着拉扯,浑身上下没一处安逸的。他便干脆理也不想理人了。
果然如此啊,陆修远想,他就觉得唐沐愁常常脸色不对,大概是经常疼的,疼还忍着,一张脸总是带着病态的颜色。
“你等我一下。”陆修远站起来走向咖啡馆后厅的员工休息室,那里备着急救医药箱,装了些常用药,店里虽然没人有什么胃疼的毛病,但以防万一还是备了一点止痛药,这会儿正好派上了用场。
陆修远让侍应生准备了一杯热牛奶,又端了清水和药先过去,唐沐愁看陆修远忙来忙去的,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朝他微微笑了笑,却因为身体不适笑得并不好看。
“麻烦你了。”
陆修远摆摆手,“别放在心上,你先把药吃了。如果实在难受,我陪你去看医生?”
唐沐愁听话的接过药吃下去,陆修远给他递水,唐沐愁摇头,已经把药丸咽了下去,一看就老是吃药,已经轻车熟路到连配水送服都不需要了。
陆修远觉得自己都有点难受起来,他看见唐沐愁稍微打开的衬衫领口下形状突出的锁骨,察觉眼前的家伙虽然身高挺高但是比想象中还瘦。
吃了药唐沐愁又缩回去,闭着眼靠了会儿,陆修远也没出声,愣愣盯着他看,他发现唐沐愁近看真的是长得不错,睫毛很长,鼻梁又直又挺,嘴唇很薄,还有一点笑唇的影子,他要是脸色好点,一定看起来非常温柔俊朗,只可惜这会儿微微抿着,任谁看了都知道他不舒服。
陆修远正可惜他不笑呢,唐沐愁就挺给他面子的笑起来了,睁开眼,说:“老板,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陆修远慌乱的移开视线,手足无措的抓抓头发,讪笑道:“没,没……你好些了吗?店里有房间,你要不要去躺一会儿?”
唐沐愁就笑着看了陆修远一会儿,也不点破什么,坐直了,他看起来脸色好了一些,自己也感觉痛感已经降到忍耐范围内,唐沐愁又伸手去拿咖啡,被陆修远赶忙抓住手。
抓住唐沐愁手的陆修远像是被唐沐愁的体温冻了一下似的,他掌心里那只手冷的要命,指节手骨突出的硌在手心,只有掌心剩着点柔软的触感,陆修远觉得自己太唐突了,想放开,但又想用自己的温度给他暖会儿手,冷的太不正常了。
唐沐愁也没抽回手,先是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一会儿后眼里就带了点玩味,似乎懂了什么。
陆修远有些窘迫,但还是好言好语的劝他:“胃痛还是别喝咖啡,牛奶没那么烫了,喝这个。”
唐沐愁又笑起来了,另只手听话的端起牛奶,然后一口喝下去,干脆又利落。
陆修远手里还握着对方的手呢,直到唐沐愁视线停在了他俩相交的手上,陆修远才慢慢放开了手,而他放开时唐沐愁的手居然还是冷的。
唐沐愁也没表示出什么讨厌的意思来,只是把手收了回去,低声向他道谢:“谢谢,给你添麻烦了。抽个时间,我请你吃个饭吧?”
陆修远心里嘿了一声,他都能听到自己心里的笑声,他猜自己现在估计没有抑制好面部表情,他的面部一定和内心同步了。陆修远丝毫不推脱,连声答应。
唐沐愁的胃痛好了一些,便要走了,要跟陆修远结账,陆修远没收,唐沐愁也不和他纠结,就说下次他请顿好的,走出店门陆修远借着怕他还是不舒服的借口亦步亦趋的又送了一段距离,才有些不舍的看着人走远了。
吧台的两个侍应生从陆修远给人又端药又送水那儿就开始看了,皆是一副被陆修远的操作给秀了一脸的懵圈样儿,两个人靠在一起咬着耳朵:“陆哥怎么回事啊?从来没见他对谁这么殷勤过,他欠那位先生钱?”
“猪脑袋,那位先生天天都来喝咖啡,他每次来老板的眼神都发直,你还不知道啥意思啊?”
“啊???”
“咱们要有老板娘了!”

评论(1)
热度(30)

© 人生败犬 | Powered by LOFTER